23文学网 > 星河贵族 > 第一章 贫民窟的私生子
    这是帝国河畔星区的人们在短短一个月内,第二次听到了“海州十二号”这个星球的名字。//全文字更新速度最快尽在23文学网www.fs23.com//

    对于这个帝国边界偏远几乎要被人遗忘的垃圾星而言,无异于一个陨坑同时坠落两颗陨石那样稀罕。

    第一次当然是一个月前,轰动的海州十二号事件,帝国诺曼家族的十二台机甲坠毁,据说只有一台生还。

    而就在这件事的余波尚未完结之时,另一桩事件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入人们视野:河畔星的韦恩工业集团掌舵人,林氏家族家主勋爵林威,接回了他在海州十二号垃圾星上弃养的私生子。

    前一桩新闻或许让人扼腕叹息,而后一桩,就如牛虱般传遍了整个河畔星的上层圈子。

    牛虱是河畔星农夫们的大敌,因为星球的气候较为容易生长出这样的虱虫,所以当大规模繁殖的时候便是田地的噩梦。牛虱由此得名,更多是绅士淑女们以此笑谑的比喻灾难性蔓延的丑闻。

    而此时引发这场“牛虱丑闻”源头的那只“虱子”林海,就这么搭乘离开海州垃圾星贫民窟的飞船,来到林氏庄园。

    垃圾星是黑色的,飞船是黑色的,就连机场等候的那台轿车,也是黑色的。

    黑色可以体现庄严肃穆,带给人敬畏。

    有的时候……还是“低调”的代名词。

    一路这样乘坐黑色的飞船和轿车行驶在以往从未见到过的繁华都市之间,林海抿着嘴,笔直着身子,没有去体会真皮座椅的美妙舒适感,就像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两种人。

    在豪华轿车却让人窒息的气氛中,林海看着周围面容严肃酷煞的黑衣人。

    作为私生子,在贫民窟那种地方一呆就是二十年,现代社会对他而言,就如同在另一个世界。

    陡然要从垃圾星那种地方跨入另一个世界,就像鱼被抛上陆地缺氧的窒息。

    林海心底有些略微的局促。

    他的手有些因为内心悬空的微颤,他不知道等待着他的未来是什么。

    不知道他二十年未曾见过的那些家人是什么样子,他们的性格,以及对他,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他的人生从出生之后的二十年,就是在垃圾星度过,他的世界,他的认知,他的朋友,就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个被主流遗弃,垃圾堆积成山的地方。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父爱,对兄弟没有概念,对于可能多出来的那些“亲戚”,他也是有些紧张。

    他其实很孤独,很渺小。

    而现在,在垃圾星那个渺小的青年,正乘坐着黑色轿车,通过高速道路,直插向这座大都市的心脏。

    **********

    环星2区是河畔星首屈一指的富人和社会名流云集聚居之地。和下层庞大的普通居民区相比只是小小一隅,却在夜间聚集了星球最璀璨夺目的灯火。

    林氏庄园就坐落于此。

    低调的黑色轿车带着不得不低调的人在方方正正的庄园偏门停了下来。黑衣人和肃着脸上前的管事面对林海那破旧木箱的时候,手微微顿了下,然后才接了过去。此时庄园正门的喷水池环道停车带多的是各式各样的汽车——韦恩集团今日正在进行一场涉及集团重臣,家族内外戚的会晤。

    林海随着黑衣人穿过大宅宛如宫廷的长廊,正准备去往为他安排下去的房间。

    庄园前厅有许多人,林海知道此时庄园内正在开一场会。他经过长廊的时候隐隐看得到前厅,在那里交谈甚欢的名流中有年轻俊拔的才俊,有打扮精致的女人,有拈着雪茄大腹便便的中年……

    而不幸的是,这些人已经注意到了他这个突兀的存在。

    “那个幸运的贫民窟小子叫林海?据说他母亲倒也颇有几分仪容姿色。嘿,否则也不会当年与我林氏家主林威有这么一段露水孽缘。”

    “可不是,只可惜有那个福气却没那个福分。这女人当初终究过不去林氏集团这个高高门槛。毫无来头如何配成为林氏夫人?最终她含恨离去。近些年才隐约曝出她流落在海州那个垃圾星的消息,直至上周她病逝才最终确认。”

    “呵……一个女人带着那孽子。特别是有些姿色的女人,这些年过得如何,可想而知。甚至如何将那乡巴佬小子抚养成人的……还要打个问号啰……”

    人群里响起几声老男人意味深长的笑声。

    “话说回来,那女人如今也已经病死在贫民窟。那乡巴佬小子被接了回来,难道林威打算给予补偿,还准备给他一个正式身份?”

    “帝国不可能让林威将他的勋爵爵位继承给一个私生子。百合花贵族那边也不会同意。”

    “不要说帝国,就是我们河畔星这边也是一个笑话。无论这小子如何,他都会被打上一个私生子的标签。”

    ***********

    私生子,贫民窟,乡巴佬。

    这些字眼伴随着那些人的悉窣声隐约飘荡在庄园的上空。

    面对这些,林海没有恨意,没有怒火。

    而是看着前厅那些饶舌的大人物,神情挂着一抹同情的微笑,“这些养尊处优的家伙们,背后说人就这点本事?还真比不上海州那些不讲口德寡妇娘们儿的五成水准。相对垃圾星上那些左邻右舍,简直就是一群不入流的乡下王八羔子。”

    前厅的那些略带着同情和嘲弄的大人物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不客气的骂成了王八羔子。

    就在此时,引导林海的庄园侍者,包括那个提着破旧木箱叫做李安的管事,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众人看着走廊对面出现的那个少年,脸色有些动容。

    那是一个微胖,年龄约莫十六岁左右,头戴一顶贝雷小帽,脚踩马靴的少年。迎面而来,傲慢的看着林海,鼻腔里喷出一声没有任何客气意味的哧声,“你来了!”

    林威勋爵膝下还有一个正妻所生的儿子林昊。

    在此之前林海想象过和自己这个弟弟的会面,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形作为开端。

    这分明是一个颐指气使的纨绔。

    不,并不是这么简单。

    林海注意到林昊眼珠子闪烁晦明,微胖的面容下透着那么一股子狡黠和机灵,很明显不是那种愚蠢的纨绔。

    既然并不愚蠢,所以林海不明白,他为何要冒着恶化他这个未来哥哥关系的风险得罪自己?

    而林海见到的却是林昊在这番话之后,眼神似有似无的朝前厅人群处扫去。

    明白了。这是准备给自己当众立威呢。

    林昊轻慢的话重又在耳边响起,“你就是那个他们口中的乡下小子。海州星生活得怎么样?我听说你是依靠捡垃圾为生。还要养活那个病怏的女人,真是不容易……唔,她现在死了,你没有拖累,又被接到这里,终于解脱了吧。”

    他鼻腔一横一挑,抑扬顿挫道,“但事先跟你说明白,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你若不遵守规矩。”

    林海皱了皱眉,他对这个新环境很陌生,陌生便带着戒备,出于本能对尊严的自卫,当然也不可能任由对方在自己面前摆谱立威。

    所以他直接探出手去,拨住林昊……将他的身体推到了一边。

    林海这大手一推的气势带着几分自小在贫民窟摸爬滚打的气魄,所以林昊先是心底一寒,一愣神的瞬间就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抗得被他推到了走廊的边上,抵住了墙壁。

    然后这个人就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一样越前而去。

    林昊一股邪乎火上脑,他可以原谅对方的冷淡,但绝不原谅对方的态度。

    这算什么,他知道自己是谁吗,意思是他河畔星贵族圈中的林昊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一号人物?

    林昊骨子里的刁蛮当即冲脑。他上前一步伸出一根手指狠狠指向林海,“你算老几,在我面前充什么大爷,真当自己是我哥了!不过是一个婊子生的贱种!”

    呃!

    林海那只匀称的手,就这么结结实实的掐住了他的脖颈。卡住了他的喉咙。

    林昊的话语像是断气的鹅一般嘎然而止。

    一记响亮的耳光。就那么从林昊微胖的脸上结实甩下,他微颤的脸肉在那前厅众人睁大的目光下,跳动得犹未刺眼。

    林海的面容依然平静,他的神态很端正,就连掐住他喉咙打这一巴掌,也很端正。

    林昊戴着的小帽跌落在地,神情保持着刚才的清高佻然,只是那被捏红打肿的脸和僵直的眼神令他一时呆滞。

    原本喧哗的前厅鸦雀无声。原本幽谧的回廊传来一阵微显颤抖的声音,“这是袭击……”然后陡然是歇斯底里的尖叫,“你居然敢袭击我……老子弄死你!”

    前厅的众人微微凛然,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人畜无害,对从垃圾星变换到周围这种奢华环境甚至有些局促的私生子。居然敢朝河畔星这边子弟圈出了名不省心的林昊动手!

    周围拱卫着林昊的黑衣保安脸色顿变,这些人都明白,林昊在环星二区的贵族子弟圈里面,是一个怎样的横角色。而现在今日给今日给家中那个私生子下马威不成,居然反被对方掐脖子扇了巴掌?

    这是他从小到大,被扇的第一个巴掌。还是面对着这么多人准备立威的当儿,他怎么可能忍受的住那种从胸口到脑门炸开的怒火。

    旁边几个黑衣保镖神色一脸戾气,其中一个瘦高个大叫一声,“有话好好说!”但实际上已经朝林海扑了过来。一拳直捣他的心窝。

    眼看着这几个保镖神情冷笑阴郁不定的上前,看着似乎是要制止林海继续发作,但无论冲前的方位,还是架势,都在封死压制他的反抗。林海心底明堂得很,他在贫民窟打烂仗身经百战,类似明面相劝,背后下黑脚暗地捅刀子的事,却是司空见惯。

    这几个保镖明显就是林昊的狗腿打手,而现在借着拉偏架的机会上前动手,他这个私生子,果然是没地位得很!

    当头满脸横肉的保镖借位侧身的一脚直踹而至,在几个保镖的遮掩下,保管谁都看不出他是在下黑脚。事后林海更是无处说理去。林海冷冷一笑,滑步送前,所有人眼睛一花的刹那和对方脚掌错身而过,撞入他的怀中。那大汉像是一样躬身。林海看似避让,但其实手肘在贴身的瞬间,已经极狠厉的弯折,肘尖变成一柄锥,狠命戳中对方的心脏肋下位置。

    与此同时,那个瘦高个猴子样的保镖,破空的快速一拳从他的左侧照脑门砸下来,面容变得阴刻而狰狞,“你敢先动手!”

    林海肩膀一矮,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瘦猴这阴毒的一拳竟然就这么贴着林海肩膀的弧度滑了过去,林海的肩头顺势一带,撞中瘦猴的胳肢窝。

    瘦猴有如被巨钟轰中,惨叫着倒飞出去。狠狠砸向身后在保镖的气势下如同豹子一样扑前的林昊。

    林昊关键时刻身子一侧,卸开瘦猴撞击自己的大半力道,只是扑前的豹子气势立刻瓦解,跌跌撞撞的上前两步,手脚并用才险险保持平衡,抬起头来,他那张略显白皙微胖的脸,就这样送在了伫立的林海面前。

    林昊眼底的恐慌一闪而逝,拔腿就要朝后急退,但已经晚了。

    林昊的那张脸,就这么伴随着昂起头来眼睛的焦灼惶惧,白里透红,无比粉嫩的摆在他面前。

    林海跨前一步,淡定的扬起手,抡圆了又是一巴掌结实拍在他脸上。

    啪!

    然后这时林昊才跌撞倒退。

    前后两巴掌,干净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就像是林海曾经在海州星挑拣堆积如山垃圾的稳定。

    林昊两边脸颊高高肿起。

    表情的横蛮被羞愤和匪夷所思占据,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这边人数还占优势的情况下,他居然还会被就这么打了两耳光。

    一个女子的惊呼声乍响。

    然后便是一声极为威严具有威慑力中年男子呵斥,“给我住手!”

    林昊闻声一震。

    林海也朝旁望去。前厅里涌出一个衣着华贵眉疏目浅的中年女子,刚才的惊呼就是来自于她,看到脸颊高肿的自己儿子,她原本极好修养也忍不住涌现出怒意。

    而在她之旁。那个佩戴着前襟铜质百合勋章,威严的中年男子迈步而出,他脸庞瘦削,但掩不住眼神里的一股凌厉。

    他便是如今林氏集团的家主,帝国勋爵林威。

    见到这个父亲,纨绔如林昊,也立即老鼠见猫般委顿下去,只是带着两片肿起的脸颊,嘴唇薄而阴狠的抿着,眼神在林海身上剐来剐去。周围的保镖也立即后退,缩在了林昊身侧。

    林威来到两人面前,看着林昊,不给他辩解的机会,喝道,“知道今天的会议很重要……在这里喧哗,成何体统!给我滚回去!”

    接下来他看向林海,这也是林海首次见到他名为父亲的陌生存在。

    林威身体受到多年病痛的折磨而导致形神削瘦,否则必然会有少见的超然气度。不过即便如此,他看向林海那种鹰一样冷漠的眼神,也让林海感觉一阵头皮发麻的寒意。

    林威没有怒意,语气很冷,“回你的房间去。”

    他唇角轻轻挑动了一下,不怒自威,“不要再给人徒添笑话了!”

    这场家族会议一直到夜里才结束。家族中人陆续离开之后。

    林威的书房中。林海正站在落地窗前,秀朗双眉下的,是两只深黑如墨的眼睛。

    林威坐在那张宽而大的皮椅之上,神色如鹰般威严,声音在微寒的空气中振响,“你知道今天的会晤很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你们这是给了他们戳脊梁骨的机会。这里是河畔星,再不是你从前的那个地方……为什么对你弟弟动手?”

    林海毫不避让的看着林威那双虎目,眼瞳如夜空下的湖泊,“那是我的母亲……名义上,也是他的母亲,虽然她现在死了,但如果他言语她有所不敬……我不介意让他明白什么是该有的敬重。”

    不卑不亢,但没有人知道这句话会迎来林威怎样的怒火。

    然而林威并没有发怒,相反原本怒意昂扬的鹰目凝了凝,锥视林海半晌,捏起的拳头又缓缓松了下去,最后现出一丝疲态,摆了摆手,“他毕竟是你的兄弟,不要求你们彼此依存,然而也要谦让互信,今天这样的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发生……你回去吧。”

    林海返身开门离去,身后的书房如一幅灰色调的画卷,林威坐在那张宽大皮椅之上,神色靡靡,像是一个垂暮却不知如何忏悔的老者。望着林海的背影,彷徨间怅然若失。

    !

    

看过《星河贵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