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3 杀人于风轻云淡
    (全力码字,第二更,明日将会在爆发中完结)

    剑,在手!

    无数的剑光消失,白先生的思绪也渐渐飘回,四周的声音从模糊变得清晰,让自己意识到,身处何处。

    正处于危险之中。

    一个个村民,正被盗匪屠杀,倒在血泊之中。

    现在,不是他追究那种感觉的时候。

    剑在轻轻的震颤,不是害怕不是畏惧,而是一种让白先生感到陌生又熟悉的激动。

    出剑!

    出剑!

    出剑!

    心底一个声音不断响起,一遍遍的呼唤自己。

    下意识的,循着内心的呼唤,白先生右手一挥,轻描淡写,没有任何气势一般的挥出了手中之剑。

    看起来很慢、很简单、也很普通,也完全被人忽视。

    然而,当那一剑挥出之后,一个正举起大刀要砍杀一个村名的盗匪浑身一颤,仿佛被施展定身术般的顿住,下一息,他的脖子上出现一条血色红线,人如推金山倒大柱般的往后栽倒。

    如此的清晰如此的明显,以至于在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是谁?”络腮胡子暴怒,竟然在一个小小的村庄里,损失了一员好手,而且还是在这座村庄唯一的武者被他打成重伤致死无力出手的情况下,这无异于在狠狠的扇他巴掌。

    凶狠的目光一扫而过,如嗜血残暴的妖兽欲择人而噬。

    最后,一个个目光落在手持长剑的白先生身上。

    络腮胡子等人纷纷露出疑惑,这一身白色长袍满头白发的家伙,完全感觉不到强大的气血波动,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样子,还是病怏怏的,比普通人还不如。

    而且,他还站在那么远的地方,不可能是他出的手。

    但络腮胡子不管。是谁出手都无关紧要,这里的人都要死,尤其是被他盯上的那个满头白发的人。

    “你,出来受死。”络腮胡子双眼泛红。大刀指向白先生。

    白先生迈开脚步,仿佛真的要去送死一样。

    “白先生,不要去。”林芸和林鸣连忙抓向他的衣袖,他们并不知道,方才那个盗匪。正是白先生所杀。

    只是,他们伸手却落空,那白色的袍袖仿佛抹油似的,从他们的手中自然滑落。

    就像是天空的一朵白云,那么的飘然随心,从他们两人的眼前滑过,看似缓慢,却仿佛迅速的往前飘去,有一种说不出的从容潇洒。

    “我听说这个村里有个白先生,很有本事。说的就是你吧,病怏怏的,能有什么本事。”络腮胡子狞笑道,左手五指握紧,响起令人头皮发麻的嘎嘣声。

    白先生没有回应,他一脸淡然。

    “小的们,把他给我抓起来。”络腮胡子大喝。

    “是,三寨主。”十几个盗匪齐声喊道,一个个冲向白先生,如群狼环伺。

    村民们、尤其是林芸林鸣姐弟着急不已。林鸣更是大步冲过来要救白先生。

    只见白先生的右手动了,慢慢抬起,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动作,抬起的右手持剑。往前方划过一道圆弧,那挥出的一剑,如此的简单,甚至简单到简陋的地步。

    偏偏就是那么简陋的一挥,十几个盗匪却仿佛被定住似的,一动不动。下一息,每个人的脖子上,都出现了一道血色红线,同一时间栽倒在地,他们的脸上,却都带着安详宁静,带着丝丝的愉悦,仿佛看到什么美好一般。

    “是你……”络腮胡子震惊不已,下一息,一身高阶武师的力量彻底爆发,足足六万斤的恐怖力量,加持在那一刀之上,足以将一座山丘劈开。

    只是,那强横的令人窒息的一刀劈出之后,白先生却不闪不避,而是挥剑。

    如同画画写字一般的信手挥出,那一剑,仿佛切开白纸似的将惊人的刀光切开,消弭于无形之中,仿佛吹过的凉风、仿佛天空飘荡的白云,那么的悠闲自得,却蕴含着无以伦比的致命危机。

    络腮胡子终于体会到那十几个盗匪死亡的感受。

    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一种安详,仿佛在静静的等待死亡一样,他看到了许多美景,美不胜收。

    旋即,就在剑划过他脖子的刹那,他陡然从内心生出涌现了一阵恐惧,是什么样的剑,才能够让人生出这样的感受,从容面对死亡。

    只是,那一丝恐惧刚刚冒出来,还来不及在他的双眼在他的脸上浮现,他就已经死了,眼中与脸上所残留的是一种愉悦一种安详。

    所有人都呆住了,尤其是身受重伤的杨影。

    难以想象,这个在他们小云村里住了一年多时间,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先生,竟然是一个用剑高手。

    “难道是武将?”杨影不禁猜测道,旋即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他曾经看过武将出手,的确是可以一招将武师斩杀,但往往是声势浩大,如白先生这般,只是轻描淡写的随手一剑,不带丝毫烟火气息,如吃饭喝水那么的简单,如散步聊天那么的随意,却让一个实力强大的武师步入死亡,还面对安详和愉悦。

    想起来,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连武将也做不到吧。

    “难道,是超越武将的强者?”

    武将之上是什么,杨影不知道,因为他的见识有限。

    “谢谢你的剑。”恍惚之际,长剑反手,剑柄递到他的面前。

    “白先生,我已经撑不住了,这剑,在你手里更好。”杨影虚弱的说道。

    “白先生,救救杨叔吧。”还活着的少年哀求道。

    白先生也没有办法,除剑之外,他手无缚鸡之力,尽管可以治病,却需要用药,杨影不是病,是伤,还是那种足以在短时间内致命的重伤。

    “若我有以前的能力,或许可以治愈。”

    一个念头不经意的冒出来,白先生怔住了,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难道自己以前,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想想也是,似乎什么都懂,不经意之间发现,原来他持剑可以那么厉害,以前的他很厉害,也很正常吧。

    只是,以前到底如何?

    无法想,脑子一片空白。

    或许,持剑走下去,就会找回曾经的记忆。

    白先生无力救回杨影,杨影也支撑不下去,喷出一口鲜血后,整个人倒地,气绝身亡。

    小云村要办一场后事。

    这一次,死于盗匪屠刀之下的人不少,尸体足足有四十几具,被简单的用茅草裹起来排列好,连同杨影的尸体在内,村里每个人的眼睛都哭红了。

    站在旁边,白先生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或许曾经的自己,早已经见惯了生离死别。

    但不知道为何,内心深处还是涌现一丝的悸动。

    办过丧事之后,白先生找到了村里最有威望的人,同时也是最博学的人,嗯,除了他自己之外。

    那些盗匪,正是来自白云山中的白云寨的盗匪,武者众多,烧杀劫掠无恶不作,飘云城也曾派遣过大军进行剿杀,但无奈白云寨身处险地,易守难攻,并且强者不少,就算是飘云城出动武将,最终也无可奈何。

    至于武将之上的强者,飘云城却是没有。

    “白云寨要除。”白先生做出一个决定,自从他持剑起,他便萌生离开小云村的想法,出去走,追寻他的记忆。

    要离开,首先就得除掉一些后患,往后的他不清楚,但近期的,就是这白云寨。

    如果可以的话,给小云村留下一丝希望,一些种子,让他们可以自强不息,离开,方才更安心。

    白先生找上了林鸣,让林鸣带路,去白云寨。

    林鸣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力量比同龄人更大,但要登上妖兽遍地危机四伏的白云山,依然是百死无生。

    但,白先生有自信,凭手中一剑,哪怕天崩地裂,他也护住身边之人。

    纵然是神,也休想夺走其性命。

    另外一方面,白先生也是打算培养林鸣,教他练剑。

    作为来到小云村后接触最多的人,林鸣的性子他很清楚,有些跳脱,但很有决心和毅力,适合练剑。

    在持剑之前,这些想法,白先生是一点也没有。

    林鸣欣然同意,当日持剑的白先生将他震惊到了。

    林芸没有反对,而是目送他们离去。

    就算是持剑,白先生也改变不了他是一个普通人的事实,走上一段时间就需要休息一下,不然会很疲惫,倒是林鸣,看着虽然瘦削,实则身强体壮,远胜白先生,而且,他还背着不少干粮火石和调料等等。

    他们就这么一路走走停停,来到了白云山脚下。

    期间,自然免不了会遇上一些蛇虫猛兽,却都在白先生的剑下毙命,林鸣看不懂,每一次他只是看到白先生信手挥剑,无物可近。

    所以一路上,林鸣也是吃了不少好东西,像猛虎的肉之类的等等,那在平时,可是很难吃到的,记忆当中还是在小时候吃过一次。

    抬头往上看去,那,便是白云山了,接下去登山会更加困难,而且,将会遭遇到比猛兽更加可怕的妖兽。

    想一想,林鸣却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木剑,那是白先生削出来给他学剑所用。(未完待续。)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