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2 剑的感觉
    白云山下有人家。

    白先生所在的村庄,叫做小云村,是一个人口不到两百个的小村庄,在小云村附近,也还有其他的村庄,总数连成了一片,形成一座小镇。

    小镇,就直接叫做白云镇。

    白云镇属飘云城管辖,相距差不多五百里,若是普通人恐怕得走上好些时间才能抵达。

    白云山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但山上却绝对不安全。

    横行的猛兽,据说还有实力强大嗜血残暴的妖兽,据说,也还有凶残狠辣的盗匪。

    每一次村里人进山打猎或者找药,都不敢深入,只敢在最下方,唯恐遭遇不测。

    唯有武者,方敢真正深入白云山。

    只是,想要成为武者并不容易,整个小云村当中,能够称得上武者的,仅仅只有一人。

    天色微亮,小云村唯一的武者杨影却已经带着村中的十几个少年绕着村庄奔跑,每一个人身后都拖着百斤重的圆石,气喘吁吁却丝毫都不放弃。

    “白先生。”杨影背剑奔跑,看到前方的一道慢悠悠的身影走过,便大声招呼。

    “杨兄,早。”白先生微微笑道,目光落在杨影背后的长剑上,闪过一丝希冀一丝渴望。

    据白先生所知,杨影曾到外界闯荡过,不知道是何原因却返回小云村来,他曾为对方医治过,发现对方身上有许多暗伤。

    这暗伤在白先生的调理之下,渐渐好转,因此杨影对他很感激也很尊敬。

    杨影曾经说过武道修炼的境界划分,从低到高分别是武士、武师、武将,据说往上还有更高的境界层次,但那就不是杨影所能够知晓的。

    成为武士的标准,是能够爆发出千斤之力,成为武师的标准,则是可以爆发出万斤之力,而成为武将的标准。却是可以爆发出十万斤之力。

    白先生觉得有些难以想象,区区一个人,那么小的身躯,怎么可能爆发出万斤乃至十万斤的力量。那种力量开碑裂石轰碎一座小山丘都不在话下,但不知道为何,他的内心又觉得很正常,不足为奇,甚至……不算什么。

    杨影。就是一尊达到武师境界的高手。

    至于武士以下,就是普通人了,经过一定的训练之后,可以称之为武徒。

    看着一群拖拽圆石奔跑的少年,白先生露出了一丝笑容,如那朝阳一般。

    一天又一天,白先生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一直待在小云村内,不断的思考不断的找寻,记忆依然是一片空白。

    从何而来?

    又要到何处去?

    何去何从,完全是一个问题。

    又或许在他的内心最深处。有一种就此安定下来的念头,那么的安详悠闲。

    转眼,又是半年过去。

    白先生还是和往常一样,钓钓鱼,给村里人看看病,日子过得很充实。

    今日,不知道为何,白先生觉得空气似乎弥漫着些许压抑,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没多久,白先生就知道自己的感觉得到了验证。

    一群长相凶恶的人进村了。

    整个村的人都被集中起来。老人小孩男人女人,一个个瑟瑟发抖。

    “每个人头算一百两银子,拿不出来就死。”一个身形精瘦的青年一边嚷嚷一边挥刀威胁,刀光在阳光下闪烁着让人心寒的光芒。

    谁都不想死。但面对一群盗匪,他们就如同绵阳一样,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一百两银子太多了,我们根本拿不出来。”杨影站在最前方,一手持剑横在身前,盯着眼前的十几个盗匪沉声说道。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如山岳般的气势,难以撼动。

    “你就是小云村里唯一的武者吧,看起来有些实力,给你一个面子,每个人五十两。”十几人的头头,是一个络腮胡子,强壮如同铁塔般的身形充满压迫。

    “五十两!”杨影的眉心紧皱,不要说五十两了,就算是每个人五两,小云村的人也拿不出来。

    “不要得寸进尺。”络腮胡子牛眼一瞪,凶光仿佛化为实质般,令人心胆俱裂。

    白先生就站在人群当中,瘦削的身子仿佛被风一吹就会飞起,但他面色平静,临危不乱,似乎感染了站在身侧的林芸林鸣兄妹。

    “还请各位留一条活路。”杨影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对方十几人,一个个都是武者,凶神恶煞,自己能否敌得过还是一个未知数,更别说保护住身后那些村里的相亲们了。

    “你接我一刀,能接住,我就放过你们这次。”络腮胡子笑道。

    “好。”杨影深吸一口气,调动一身力量,长剑横在身前,瞬间仿佛化为一座古老的山岳,巍然不动。

    “有点本事。”络腮胡子微微一怔,旋即狞笑,拔出背后大刀,也不见他怎么蓄势,直接一刀劈斩而出,刀光裂空,凶猛无比,直接劈过十几米斩杀在杨影身上,被杨影持剑抵御住。

    只是,络腮胡子的实力显然要超出杨影许多,这一刀,根本就难以抵挡,杨影整个人倒飞而出,手中长剑更是脱手高高飞起,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那一刀,击碎了整个小云村人的希望。

    “杨叔……”

    “杨叔你没事吧。”

    “杨叔……”一个个少年立刻奔跑过去。

    这些少年,都是每日随杨影训练的人,只可惜,他们现在连武徒都算不上,完全不是那十几个盗匪的对手。

    “和他们拼了。”一个少年怒吼道。

    “住手。”杨影连忙伸手抓住那少年,牵动伤势,喷出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长剑坠落,插在白先生的脚边。

    明晃晃的剑身,让林芸吓了一跳,旋即她发现,白先生的目光盯着那银亮的剑身,好像在发呆,她无法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用温柔来形容完全不够。

    “我……我挡住你一刀了吧……”杨影抹掉嘴角的血液,强撑着站好,一步一步走出去,走到原本的位置,艰难的说道。

    “一个低阶武师可以抗住我那一刀,的确很不错。”络腮胡子笑道,他可是一尊高阶武师。

    武师的门槛,起码能爆发出万斤之力,低阶武师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差不多是一万斤到两万斤之间,中阶武师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差不多是三万斤到四万斤,高阶武师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则是五万斤到六万斤,至于顶阶武师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则是七万斤到八万斤。

    他那一刀可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完全是要将对方给斩杀,但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硬撑了下来。

    “嘿嘿,你现在是强撑着的吧,我看得出,你已经离死不远了,所以,那一刀你没有抗住。”络腮胡子狞笑起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丝毫要放过小云村人的想法,方才之举,不过是为了玩玩罢了:“每个人五十两银子,交不出来就杀了,女的,全部抓回山寨去。”

    “拼了。”

    “杀一个也是赚。”

    不留后路,激发了小云村人的血性,一个个操起镰刀锄头棍棒等武器要与十几个盗匪拼命。

    只是,普通人的他们,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一冲上去立刻就被砍到好些人,一个个倒下,鲜血横流一地,触目惊心。

    “姐,快带白先生走。”林鸣一咬牙,伸手抓向插在地面上的长剑,一边说道。

    但,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比他更早抓住那剑,林鸣认得,那是白先生的手。

    当那长剑从上空坠落,落在脚边时,便吸引了白先生的目光。

    仿佛冥冥之中的牵引,他的目光被直接吸住,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发自内心,现自灵魂。

    仿佛有一道声音在不断的重复:拿起那把剑……拿起那把剑……拿起那把剑……

    更另外有一道声音告诉他,拿起那把剑,他平静而悠闲的生活就会从此被打破。

    如何选择?

    白先生交给了自己的内心。

    内心很渴望,发自灵魂深处的渴望,前所未有的强烈,让他做出了选择,拿起那把剑。

    或许,拿起那把剑,他就能知道,自己从何处而来?要到何处而去?

    “白先生,你快和我姐姐离开这里。”林鸣先是一怔,继而低声说道,语气焦急。

    他知道白先生身子很弱,十几斤的鱼都提不起一会,虽然每一次他都很好奇,为何白先生可以轻易的将十几斤重的鱼甩上案。

    没有理会林鸣,当他那苍白无血色而修长的右手握住剑柄的刹那,一种难以言喻的触感弥漫全身,仿佛整个人都酥了。

    呼喊声、惨叫声、狞笑声、风声……一切一切的声音,渐渐远去,直到听不见,如同从整个世界剥离,遗世独立。

    唯独……手中剑依旧在。

    仿佛手臂的延伸、仿佛是从他的身体里长出来的,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那是一种灵与魂共同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白先生深深的为之着迷、为之沉醉、为之难以苏醒。

    但,他仿佛又醒了。

    一剑在手,脑海之中,似乎闪过了无数的画面,都是剑光……(未完待续。)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