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22 弃剑落泪!闻人云的威胁
(一定要求下票)

    主殿一脉弟子,向来比三院弟子优秀,这一点,多次证明,毋庸置疑。

    因此,能够成为主殿弟子剑术第一,难度极高。想想看,主殿一脉,和三院一般,有七段八段弟子,更有九段的精英弟子,而这些精英弟子,大部分都是从三院晋升过去的,每一个的剑术造诣非凡。

    能够在内门弟子和精英弟子当中脱颖而出,成为剑术第一,这剑术造诣之高深,绝对要在此时三院弟子除楚暮外,任何一人之上,楚暮不得不期待。

    “我所修炼,是中阶剑术暴雨剑术,接下去,我会施展暴雨剑术,击败你。让你知道,剑派弟子剑术第一,对你而言,只是一个幻想,三院始终不如我们主殿。”罗玉玲娇喝道,铿锵一声拔出刚接过的未开锋百炼剑,直指楚暮,剑气凌厉,如疾风骤雨滚滚而去,直扑楚暮。

    任你疾风骤雨,我自巍然不动。

    罗玉玲看楚暮不受半点影响,冷喝出声,出剑,一剑一剑迅速无比,剑影纵横,如同一场暴雨袭卷而来,将楚暮全身笼罩。

    “罗师姐的剑术好高啊。”

    “是啊,听说罗师姐的暴雨剑术已经大成,一旦施展,剑就像是暴雨一样停不下来,密密麻麻让人无处闪避。”

    “这么密集的攻击,我一招都坚持不下,不愧是主殿弟子剑术第一人,不知道楚师兄要怎么应对。”

    楚暮眉头微微一皱,感觉暴雨般的剑冲刺而来,感觉其中的气流流动,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反应,风中游身法施展而出,就像是狂风暴雨下的一片落叶,左右上下飞舞。

    “好精妙的身法!”陈金和闻人云齐齐露出一抹惊讶,暗道。

    罗玉玲一咬银牙,剑气涌动,八段后期的剑气毫不保留,剑速更快,剑影更密集,每一剑,仿佛撕裂空气般的发出嗤嗤声响。剑仿佛消失了,天地间,只剩下一场暴雨,将楚暮笼罩,密密麻麻袭卷而去。

    楚暮的身形变幻,更急更快了,却又不失从容。

    “有些失望。”楚暮轻声道:“如果你是主殿弟子剑术第一,只能说,主殿一脉弟子的剑术,太弱了。”

    楚暮的话,让罗玉玲差点吐血,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说她,暗暗发狠,剑影一顿。霎时,剑光袭卷中,所有剑影炸开,化为漫天雨点,竟然从四面八方包围,全部冲向楚暮。

    “暴雨杀!”

    暴雨剑术的最强杀招,含怒之下,全数施展。

    楚暮,已经无处闪避,剑台下的弟子们,纷纷大惊,屏住呼吸。而闻人云露出一抹冷笑,看向楚暮的眼神带着几分怜悯,被这一杀招击中,就算不死,也要受重伤。不过,就算是死了又怎么样,区区一个三院内门弟子而已。

    楚暮身形一顿,信手一剑划出,白云转动,冲射炸开,道道剑气纵横切割,碰撞,抵消,是惊云杀。

    罗玉玲一脸见鬼的表情,无法相信,她引以为傲的暴雨杀,竟然这么被破掉了。

    闻人云也有些意外。

    “如果这就是你的剑术造诣,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你下去吧。”楚暮道。

    “你以为,挡住我一式杀招,就能让我认输吗。”罗玉玲暗恨不已,厉喝道:“看剑。”

    话音一落,剑光闪烁,剑影又化为暴雨无数侵袭而来。

    楚暮微微摇摇头,随手一剑,剑光一转一刺,暴雨消散,楚暮的剑,抵在罗玉玲的咽喉上,罗玉玲一双美目瞪得溜圆,充满不可置信的震惊。

    “你所谓的主殿弟子剑术第一,恐怕是别人让你的吧。”楚暮淡淡说道,收剑入鞘。

    罗玉玲闻言,顿时满心委屈,怒哼一声,将手中百炼剑扔向一边,飞身而起,头也不回的往斗剑台外飞掠而出,迅速远离,楚暮看到,有一滴泪水落在剑台边缘。

    “师妹……师妹……”闻人云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呼喊,但罗玉玲却毫不理会,头也不回远离。

    楚暮看着被丢在一边的百炼剑,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剑术师的理念,剑是忠实的伙伴,虽然不一定从一而终,但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不会主动丢弃。

    但罗玉玲此时的做法,让楚暮对她的印象,直线下降三分。

    剑者,亦如剑术师,剑是伙伴,仅仅是因为一次落败便弃剑,这样的人,不配称为剑者。

    “楚暮,你竟然让罗师妹受委屈。”闻人云怒气全冲向楚暮,飞身上台,满脸冷漠面色狰狞目露凶光:“你知不知道,我们平时,是把她捧在手心里小心呵护的,不让她感到一点点的委屈,但是你今天,不仅让她受委屈,还让她落泪,我绝对不饶恕你。”

    说着,闻人云的身上一股凌厉杀机袭卷,强大的剑气修为展现,剑气纵横,肆虐剑台,强悍无比,楚暮脸色微微一变,警惕起来。

    “好强的剑气修为,已经超过八段了。”楚暮暗道,没错,闻人云的剑气修为,是九段中期。

    台下的弟子们,脸色纷纷大变,连忙后退。

    铿锵一声,闻人云拔剑,百炼剑杀机森寒,直扑楚暮,一股血腥凌厉侵袭而来。

    “我给你一个机会,我会把罗师妹带过来,你必须对罗师妹磕头下跪认错。”闻人云声音冷厉无比:“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你的剑术再高明,再巨大的剑气修为差距面前,也和蝼蚁一样。当然,你可以放心,我不会杀你,但我会挑断你的手筋,让你从此无法练剑。”

    “你太自以为是。”楚暮道,毫不畏惧。

    八段巅峰,已然不是对手,九段剑者,楚暮还未战过,此时,他内心激动热血沸腾,手中的剑,都颤抖起来,战意勃发。

    面对闻人云的强大气势压迫,楚暮的精神高度集中,剑者锋芒显现,一往无前,勇者无惧,隐隐约约,楚暮感觉自己,要进入当日在外门时面对王风的那种状态——剑势。

    “闻人云,你太放肆了,难道你想违反门规不成!”一声爆喝如金戈铁马铿锵震撼,让人耳朵嗡嗡作响,头晕目眩。一抹身影,就像是一把利剑般飞射而来,极快,落在楚暮旁边,正是执事陈金,面色严厉盯着闻人云,将闻人云的凌厉气势冲散。

    “陈执事,我劝你最好不要管这件事。”闻人云脸色一沉,道。

    “不管这件事?”陈金露出一抹冷笑:“我是斗剑台执事,斗剑台的一切,归我掌管,哪怕是掌教,也不能违反斗剑台的规矩。你区区一个主殿精英弟子,也妄想挑战门规不成,何况,你作为主殿的精英弟子,竟然还要出手对付一个三院内门弟子,难道你不觉得羞愧。”

    “好,以门规压我,的确,我不敢违反门规。”闻人云怒极反笑,恨恨收剑入鞘,视线从陈金脸上滑到楚暮脸上,杀机深藏其中,用充满威胁的口气说道:“对付你,的确有失身份。我就在主殿等你,当你成为主殿精英弟子的时候,我会亲自教导你作为新晋精英弟子,该注意什么。当然,如果你无法成为精英弟子的话,只不过是废物一个,连让我惦记的资格都没有。”

    说着,闻人云一点地面,飞掠而起,如同一支离弦之箭般的射出离去。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