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19 你不会是想霸占斗剑台吧?
(提升修为了,票要跟上啊)

    生死剑台剑斩王风,厉风崖思过七天,楚暮的每一件事,都让人津津乐道。

    现在,厉风崖思过七天后,楚暮再次轰动三院了,轻易击败鸣雷院第一的何凯明,用这个战绩对三院弟子宣布,他楚暮,是当之无愧的三院剑术第一!

    返回楼阁后,在李薇无比高兴中,用温水洗漱一番,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长衫,和李薇闲聊了一会,指点一下李薇的剑术后,便上二楼坐在阳台上。

    厉风崖七天修炼,他完全放下了对剑势的领悟,现在,正在重温剑势。

    李薇精心烹制了一顿丰富的晚餐,比平时多了两个精致的小菜,给楚暮端了上来。

    民以食为天,吃可口美食,没人不喜欢。尤其是在一阵忙碌之后,偷得浮生半日闲,吃些可口美味,喝杯醇香小酒,看天空云卷云舒,池塘水波涟漪,伴清风过耳。

    楚暮好好休息了一个晚上,没有思考没有修炼,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着,看满天的星辰光芒,和坐在一边的李薇时不时的聊一聊。

    一晚上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黎明时苏醒,精神抖擞精力充沛,洗漱后,进行中元剑气决和剑气护体秘法修炼。

    厉风崖七天,控制外剑气范围,从两米提升到三米,范围增大,让他后劲更足,剑气护体秘法的修炼,更有效率。

    时近深秋,露水深重,寒意袭人,楚暮又来到凌风剑台,修炼剑术。

    基础剑术视剑听剑触剑修炼完毕,正要开始修炼凌风剑术时,韩瑞到来。

    “要不要过几招?”楚暮道。

    “不要,我又不是没事找虐的人。”韩瑞果断的拒绝,要是双方剑术水平差不多,那过招才有意思,相差太大,就像是小娃娃和壮汉打架一样,纯属找虐。

    这时,又有不少内门弟子出现,比平时都早。

    “楚师兄。”

    “楚师兄早上好。”

    “我以为会来得最早,没想到还是没有楚师兄早。”

    “你怎么能和楚师兄相比。”

    七嘴八舌的,楚暮笑了笑,他现在,可成了凌风院的一块金字招牌了,顶梁柱了。

    随意闲聊几句,众人便练起剑术,似乎因为楚暮在这里的关系,所以这些内门弟子们,练起剑术来格外卖力,气氛极好,让韩瑞直羡慕,啥时候,他也能够有这种影响力,就好了。

    “韩瑞,带我去斗剑台吧。”楚暮对韩瑞低声道。

    “斗剑台?”韩瑞神色古怪的看了看楚暮,冒出一句:“你不会想霸占斗剑台吧?”

    斗剑台是什么地方,韩瑞清楚得很,那是专门为三院弟子,或者说是为青锋剑派中七段初期到八段后期内门弟子所建的一处斗剑平台。

    斗剑台有特殊的规矩和奖励,因为是比斗剑术,所以用的是规定的未开锋百炼剑,并且,不能够杀死或者重伤对方,轻伤倒是没什么。

    斗剑台只有一个,谁在台上,谁就是台主,门规规定,担任台主达到五天,可以获得一颗练气丸,十天两颗,以此类推,一个月就是六颗。

    但,三院七段八段的弟子,加起来近三百个,而且还有主殿一脉的七段八段弟子几十个,总数有三百多个,而斗剑台只有一个,因为可以获得练气丸的关系,因此,众多七段八段内门弟子们,那是趋之若鹜啊。

    毕竟,一颗练气丸,需要一百贡献点才能够换取,想要从七段初期突破到八段,至少需要五六颗练气丸才行,那就是五六百贡献点,必须要长时间不断做剑派任务才有可能获得。

    曾经,韩瑞也曾上斗剑台碰过运气,结果上台坚持不到一天,就被击败,之后不甘心,又挑战了十来次,但没有一次能够守台超过两天的,久而久之,他也就断绝了这份心思,老老实实的修炼。

    据韩瑞所知,之前被公认凌风院最强的萧千锋,也只是守台达到十天,获得两颗练气丸而已。

    当时的萧千锋,修为才突破到八段,守台十天后,被主殿的一位八段巅峰弟子击败,之后萧千锋并没有再上斗剑台,直到八段巅峰时,练气丸对他已经没有任何作用,更不会上斗剑台了。

    现在听到楚暮说斗剑台,韩瑞一下子就涌起许多回忆,同时,他也想到一点,虽然楚暮现在的修为,是剑气境七段初期,但是他却能够斩杀八段巅峰的王风,击败更强的何凯明,以这样的恐怖剑术上斗剑台,那不是要将斗剑台霸占吗?

    韩瑞不由的想到楚暮横扫斗剑台的一幕,成为台主,直接霸占斗剑台,直到不想当台主为止,不禁冒出一溜的冷汗。

    韩瑞并不认为,现在整个青锋剑派之中,九段以下,还有谁能够打败楚暮。

    “走吧,我带你去斗剑台。”韩瑞突然说道,因为他很想知道,楚暮是否能够长期霸占斗剑台。

    按照估计,楚暮现在是七段初期修为,要突破到八段,估计要五六颗练气丸,那就是霸占斗剑台一个月,之后,要从八段初期到八段巅峰,至少需要双倍的练气丸才行,也就是两个月,总的算起来,就是三个月。

    似乎,青锋剑派历史上,还从未有过霸占斗剑台三个月的呢,连一个月都没有。

    楚暮可不知道韩瑞此时的心思,收剑入鞘,随韩瑞离开凌风剑台,离开凌风院,往斗剑台而去。

    一边,韩瑞向楚暮说明起斗剑台和斗剑碑,以及目前在斗剑碑上留下名字的人和他们的战绩等等。

    ……

    斗剑台处离三院有段距离,占地面积不小,可以同时容纳上千人,中间,有一个半米高的石台,约莫十米长十米宽,旁边,还有一座小楼阁,是管理斗剑台的执事平时休息所用。

    陈金今年三十六岁,剑气境十段初期修为,剑派执事之一,被剑派分配到斗剑台管理工作,现在,他正坐在离斗剑台不是很远的地方,看着斗剑台上两名弟子比斗剑术。

    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便看向一边的一块如剑般直指天穹的石碑,石碑上有三个红色大字:斗剑碑。

    在斗剑碑上,挂着十几把比拇指长一点的小铜剑,铜剑上,都刻有文字,这些小铜剑依次从上往下,有明显的层次。

    “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能够在斗剑碑上留名的弟子了。”陈金暗自叹道,旋即,他看向此时斗剑台上,又一次击败一个挑战者的弟子:“第五天,希望他能够成为下一个有资格在斗剑碑上留名的弟子。”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