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1 内门三院!我欲凌风
(一切恢复正常,可以放心的进行阅读,非常感谢各位,这章是补昨天的,先更上。向各位求会员点击推荐票和收藏,各种支持,感激不尽,在此也谢谢“疯壹”“梁先鹏”“华阳8023”“lovelyface”“丑到灵魂深处”等五位的打赏,这是你们的一份心意,鞠躬感谢!)

    “恭喜你,以后,你就是一位内门弟子了,带着这张引荐书到你所选择的凌风院办事处报道。”内务堂陈执事将一封信件交给李阳,同时笑道。

    “多谢执事。”李阳接过信件后,行剑礼,转身离去。

    刚走出内务堂没多远,李阳突然停住脚步,因为他看到一个人,正不徐不疾的走向内务堂。

    “是他?他去内务堂做什么?难道,他也和我一样,突破到剑气境七段了?”李阳暗自疑惑,旋即摇摇头:“不大可能,虽然他的剑术,的确是非常厉害,但据说他入门时,才剑气境三段修为,入门到现在,也才一个多月,怎么也不可能突破到剑气境七段。”

    毕竟,因为剑术的突破而致使修为突破的事很少发生,连续吃丹药的事情,也很少发生,尤其还是在外门。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李阳犹豫了一下,转身离去,往内门方向,在之前,他已经到过杂务堂见严宽一面。

    ……

    “内门弟子的申请,就在这里吧。”楚暮带着一个不大的包袱,放着一些必须用到的东西,走进内务堂内,走向其中一角。

    内务堂除了有兑换丹药和缴纳凶兽材料兑换贡献点之外,还有内门弟子申请的,由一个姓陈的执事负责。

    “你要申请成为内门弟子是吧?”陈执事是一个中年人,他运用观气术查看一下楚暮的修为,果然是剑气境七段:“修为符合,报上你的姓名和出身。”

    “楚暮,开阳城楚家嫡系。”楚暮淡淡说道。

    “楚暮!你就是楚暮!”陈执事微微一惊,似乎听过楚暮的名头,不由的多看了两眼,他从文执事和杨执事那里听说过楚暮,后面一剑击败青兰剑派外门弟子苏化龙事件,他们也都听说了,因此,对楚暮这个名字还是有比较深刻印象的。

    “我是楚暮。”无比肯定。

    “仔细一看,果然不凡。”陈执事笑道:“内门有三院,鸣雷院,凌风院,碧水院,鸣雷院主修低阶剑术鸣雷剑术,凌风院主修低阶剑术凌风剑术,碧水院主修低阶剑术碧水剑术,不知道楚暮你要选择哪一院?”

    “凌风院。”楚暮早已经想好了。

    “你也选凌风院?”陈执事眼皮一动,似乎有些惊讶:“看来这一次,凌风院要多出一名天才了。”

    “在这之前,你们外门的弟子李阳,也选择了凌风院。”不等楚暮说话,陈执事就先解释道。楚暮点点头,暗道一声李阳也突破七段了,不过之前李阳就是六段巅峰,突破七段,也不算什么特别的事。

    “带着这张引荐书,到凌风院办事处,领取相关的东西,你就可以成为凌风院的内门弟子了。”陈执事笑道,将一张青色引荐书递给楚暮,顺便讲了一下去凌风院该怎么走。

    “多谢执事。”接过引荐书之后,行剑礼,转身离开。

    ……

    内门三院,鸣雷,凌风,碧水,实力几乎不相上下。

    之所以选择凌风院,是因为萧千锋,就在凌风院之内。

    外门弟子居住区就在青兰山半山腰最下方,而内务堂处于中间,内门弟子区域,则比较上面,花费了近半个时辰,才走到内门弟子区域。

    严格上说,内门三院之外,还有青锋主殿一脉,只不过青锋主殿一脉,并不是想进入就能够进入的,所以,成为内门弟子的选择,就只有三院。

    凌风院,位于东区,说是院,其实只是一个称呼,并不是固定的院落。有一条白色碎石小路蜿蜒而去,两边,则是修剪过的青草,郁郁葱葱绿油油的,长得非常的茂密,有风吹过似,小波浪似的涌动,远远看去,让人赏心悦目胸怀宽阔。

    小路的开头旁边,竖立一块两米高的褐色石碑,石碑上,有青苔斑驳痕迹,显得古老,而石碑上,还有三个青色大字:凌风院。

    楚暮走到石碑面前,看到三个青色大字时,耳边仿佛响起一阵大风的呼啸之声,似乎真的有大风吹拂而过似的,眼前,还流淌过丝丝的青色。

    那三个大字,蕴含着一股非常特殊的意境,有某种玄妙在其中。仔细的看,就好像是由三道风吹拂而过,自然而然在石碑上吹出来似的,有一种天然的味道,使得三个大字,好像活过来要变成三道风一般的吹走。

    “这种感觉,真的好熟悉啊。”楚暮喃喃自言自语,这种感觉,和他之前所领悟到的某种关于风的玄妙,有些相似。

    一阵阵的风,从远处吹拂而来,吹得楚暮黑发飘扬衣角飞动。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外门弟子,是不能靠近这里的吗?”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质问,打断这种玄妙,觉得眼前一晃,风散了,石碑还是石碑,三个大字,依然在。

    转身一看,就看到一个青色长衫弟子,提着百炼剑,几乎鼻孔朝天,一脸傲然的神色,用审问的眼神看着自己。

    “新晋内门弟子。”楚暮看了一眼,便大体知道这人的性子如何,毕竟,观人如观剑,淡淡的回答一句,并不打算过多理会。

    “新晋内门弟子?把你的引荐书给我看看。”这个内门弟子一听,神色傲然的说道,伸手就抓向楚暮手中的引荐书,出手突然又迅速,但楚暮手臂一晃,避开这个内门弟子的一抓。

    “哟呵,还有点能耐吗,记住,我叫做齐白,现在,我来教你,要怎么样尊敬师兄。”齐白说道,瞬间拔剑,一剑刺出,仿佛一道细淡却又凌厉的风吹袭而来,直刺楚暮面门。

    楚暮脚步碎乱,身如摆柳一晃,避开齐白的一剑,让齐白一愣,他这一剑,虽然只有六分力,只是要教训教训这个新晋内门弟子,但没有想到,竟然被一下子闪开了。要知道,他可是有着剑气境七段巅峰的修为啊。

    不信邪,齐白这一次是十分力出手,剑更快,风更凌厉,一连三剑,剑剑直指楚暮身上要害。

    铿的一声。

    楚暮拔剑,好像一道变幻云气般的柔软蜿蜒,逆风而上,绕过三剑,直逼齐白的咽喉,后发先至,抵在齐白的咽喉上,让齐白脸色大变,满脸骇然。

    艰难的吞咽一口唾沫,齐白有点结巴:“你……你想干嘛……”

    “你太弱了。”不冷不热的一句,楚暮收剑入鞘,转身大步越过石碑,走进碎石小路,往凌风院内走去。

    “该死……”齐白握紧剑,手背上青筋条条凸起,他的牙齿,几乎都要咬碎了:“不管你是谁,你都激怒了我,我会让你知道,激怒我的下场。”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