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26 我只出一剑!败你
剑锋相对,凌厉逼人,一阵风凭空吹来,卷起细细沙尘,打着转,呼啸散开,却无法靠近李阳与青兰剑派弟子周身两米。

    “好强的气势啊。”

    “这就是他们的实力吗?太可怕了。”

    “这个青兰剑派的外门弟子厉害,李阳师兄也毫不逊色啊,面对他们,我连出剑的勇气都没有。”

    而杨易退到一边,神色无比的复杂。

    在青锋剑派外门弟子之中,李阳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公认的,而杨易,则是公认第二,但杨易并不甘心,努力苦练,誓要打败李阳争当第一。

    只是,三次挑战李阳,却三次都被击败,每一次,都无法撑过十剑。

    听说李阳外出历练后,杨易也外出历练,此次返回后,听说外门弟子中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楚暮,轻易击败王磊,还与有着剑术天才剑术狂人之称的内门弟子萧千锋师兄交锋几剑而不落于下风,甚至能够在气势上正面对抗剑气境八段的王风师兄。

    尤其是听说“外门弟子剑术第一”这个称呼之后,杨易就生出了会一会楚暮的念头,他要让楚暮知道,他没有资格担当“外门弟子剑术第一”这样的称号。

    因为,杨易对自己的剑术,一向很有自信,尤其是外出历练之后,剑术造诣更是明显提升不少,而楚暮却外出历练了,他只好呆在北区中等待。

    听说李阳回来了,杨易第一个念头,就是再次挑战李阳,没想到,竟然来了两个青兰剑派的外门弟子,口出狂言,他们已经挑了青水剑派的外门,现在轮到青锋剑派了。

    在十几个剑气境六段的外门弟子被一剑击败后,杨易就出手了,原本以为能够打败对方,没想到,竟然被对方三剑击败。

    现在,一看到李阳与对方的对持,那种凌厉的气息散发而出,杨易就知道,他与李阳之间的差距,更加明显了。

    “这两个人,气势的确非凡。”人群中的楚暮,看了看,暗自说道:“若是有百炼剑在手,还能够对抗一般的剑气境七段吧。”

    “记住,我叫做苏化龙,免得你不知道败在谁的剑下。”青兰剑派外门弟子,傲然道。

    “苏化龙,我会记住这个名字,因为,你将会是第一个败在我剑下的青兰剑派的弟子。”李阳毫不示弱,气势逼人,道。

    “很好,希望接下去你还能这么嘴硬。”苏化龙冷笑一声,手腕一抖,一剑挽花杀出,剑光凌厉,李阳低喝一声,也一剑刺出,双剑交锋,铿锵之声刺耳,火星飞溅。

    双方你来我往,剑光飞动剑影缭绕,纵横交错,森森剑风迸发,嗤嗤声不断响起,地面上,出现无数凌乱脚印和一道道剑风划过的痕迹。

    “好快的剑,我完全看不到。”

    “太可怕了,我连一招也接不下。”

    “李阳师兄又变得更加厉害了。”

    “这个苏化龙也很厉害啊,竟然可以和李阳师兄打到这个程度。”

    “这个李阳,倒是有点本事,竟然可以和化龙对战这么多剑还未露出败象。”一边的另外一个青兰剑派外门弟子,双眼微微眯起,眼中有精光流转,暗自想道,有点惊奇。

    要知道,苏化龙,在青兰剑派外门弟子之中,可是有着第一人的称号啊。

    铿锵一声巨响,剑风迸裂,吹动地面沙尘滚滚,两道身影交错分开,站稳,又剑指对方,遥遥相对。

    “看来你的确担当得起青锋剑派外门弟子第一人的称号,比青水剑派的外门弟子第一人,厉害两分。”苏化龙眼中有一丝兴奋,语气却变得沉冷:“不过,接下去,我会施展剑术杀招,你,必败无疑!”

    苏化龙的语气,充满十二分的信心,仿佛能感染他人。

    “你的剑术造诣,也出乎我的意料,但是,到此为止,当我剑术杀招施展之际,就是你落败之时。”李阳言语犀利反驳。

    双方不再说话,但浑身的气息更加凝练也更加森寒锐利,一股风凭空升起,冲击,在地面上形成好几个小小的气旋,打着转。

    “我怎么感觉……有点冷……”几个外门弟子紧了紧衣服,哆嗦着说道。

    其他人没有说话,瞪大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因为他们都知道,接下去,李阳与苏化龙,要施展剑术杀招了,真正精彩的一幕,即将出现。

    “我所练剑术,为低阶剑术落叶剑术。”苏化龙突然再次开口,声音变得清冷而萧杀,仿佛,进入秋天。

    “我所练剑术,为低阶剑术朝阳剑术。”李阳也开口,语气,有一丝的温热散发。

    “我们,一剑定胜负吧。”苏化龙和李阳,非常有默契的齐齐开口,道,骤然,大风起。

    李阳与苏化龙,齐齐出剑,一轮淡红色的圆日散发出微弱红霞,自李阳剑尖冒出,仿佛朝阳从天际冉冉升起,散发出温暖,驱散秋之寒意,让人感到耀眼而温暖。

    “出现了,李阳师兄的朝阳剑术杀招!”青锋剑派外门弟子们,激动不已。

    另外一边,随着苏化龙的剑出,片片落叶飘飞旋转,秋意袭人,让人感觉一丝凉意袭卷,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

    “化龙的落叶剑术,早已经练到大成了,哪怕是许多剑气境七段的师兄,在落叶剑术上的造诣,也不如化龙。”青兰剑派另外一个外门弟子,暗自说道。

    “朝阳当空!”李阳大喝一声,声若奔雷炸响,淡红日滚滚往前碾压而出,仿佛朝阳升起飞向高空,颜色逐渐加深,散发而出的温度迅速升高,有转变成烈阳的迹象。

    “好热啊。”

    “真正的杀招出现了。”青锋剑派外门弟子更兴奋激动了。

    “无边落叶萧萧杀!”苏化龙低喝,剑光一转,飘飘落叶仿佛被大风吹袭,呼啸着全部往前冲击而去,一片一片带着凌厉杀机,混乱却又直指李阳。

    深秋寒意降临,忽热忽冷,让青锋剑派围观的外门弟子们连连后退,才觉得好受一些。

    “比我所杀的那个青兰剑派内门弟子更精湛一分。”看到无边落叶萧萧杀,楚暮暗自说道。

    炽热朝阳与无边落叶互相冲击,朝阳高温之下,落叶被燃烧,化为灰烬,而在无边落叶冲击之下,朝阳温度迅速降低,体积缩小。

    李阳与苏化龙的神色,看似淡定,但眼神的波动却暴露出他们此时内心的紧张,成败,在此一剑。

    最终,无边落叶即将散尽,而朝阳,也缩到指甲盖般大小,最后,破灭。

    “你败了!”三个字,重重敲打在李阳的心头,让李阳神色苍白。

    苏化龙的嘴角,挂起一抹笑意,最后一片落叶,随他的剑尖,飞射李阳,停在李阳的咽喉处,只需要往前轻轻一推,锋利剑尖便会刺入李阳的咽喉之中,将他杀死。

    “青锋剑派外门弟子,无人是我之敌,李阳,你这个外门弟子第一人,也不过如此而已。”苏化龙收剑入鞘,神色更加高傲,眉目间的傲气逼人。

    李阳脸色苍白,眼神微微黯淡,一句话也没有说,慢慢退开,他败了,原本以为,历练之后,修为达到剑气境六段巅峰,剑术造诣更精深,朝阳剑术大成,可以击败对方,没想到,竟然败了。

    败了就是败了,李阳没有找任何的借口。

    “青锋剑派,终究是不如我们青兰剑派啊,我们青兰剑派,才是青兰山正统。”青兰剑派另一个外门弟子,傲然笑道。

    “今日,我横扫青锋剑派外门,来日,我要横扫青锋剑派内门!”苏化龙口出豪言。

    “太狂妄了,我们外门弟子,还有一人。”一个外门弟子气不过,急吼道。

    “哦?还有谁?”苏化龙露出一抹不屑。

    “楚暮,我们外门弟子剑术第一人,他要是出手,你肯定不是对手。”这个青锋剑派外门弟子,刚才也是心急之下,突然想起楚暮,没有多想才吼出声,但现在反应过来,就脸色发白,因为他所知道的楚暮只有剑气境四段的修为。

    虽然不知道为何已经有十几天没看到楚暮了,但十几天的修炼,修为能够增加一些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与剑气境六段相比。

    而这种比斗,可不单单是剑术比斗,还有剑气的比斗啊。

    更何况,见识到苏化龙的剑术,青锋剑派的外门弟子们,可不认为,楚暮的剑术,能够胜过对方。

    只不过为了面子,这个外门弟子,只好这么说下去了,反正他觉得,楚暮都消失十几天了,这会估计也不在,对方想找也找不到。

    “楚暮?没听说过,无名小卒而已,不过,就算是他出现,我也会一剑击败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剑术。”苏化龙傲气凛然,丝毫不将楚暮放在眼里。

    “是吗,我就在这里,出剑吧,让我知道,什么叫做剑术。”

    蓦然,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一道灰色长衫身影,走出人群,轻轻将大包袱放下,一步一步走向苏化龙。

    原本楚暮对青兰剑派的弟子,就没有什么好感,此时听到对方针对自己的狂言,毫不犹豫的走出来,他是剑术师,有剑术师的傲骨,他是剑者,有剑者的锋芒,不需要隐藏不需要压抑。

    “真的是楚暮!”

    “消失了十几天,他又出现了。”

    “你们看,那个包袱,好像有很多东西,难道他去百兽谷历练了?”

    “怎么可能,楚暮才剑气境四段的修为,怎么可能去百兽谷历练。”

    “希望他不要输的太难看。”

    显然,这些外门弟子,对楚暮,不抱任何希望。

    “他就是楚暮!”李阳和杨易的目光,齐齐落在楚暮的脸上,直觉得,楚暮不简单,并不像是其他外门弟子所说的那般。

    “你就是楚暮?”苏化龙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人,轻笑一声,语气有点轻视:“让你先出剑吧。”

    “拔剑,我只出一剑,败你!”楚暮的语气,十分淡漠,又掷地有声,让人一听,目瞪口呆,苏化龙和另外一个青兰剑派外门弟子先是一愣,继而,大笑起来,差点笑出眼泪。

    杨易和李阳,涌上一股怒气,一转,神色更加黯然,充满失望,对楚暮的失望,原本,他们对楚暮,还是抱有一点期望的,但现在听到楚暮的话,彻底失望了。

    铿锵一声,苏化龙拔剑,剑在手,神色一变,目光锐利直逼楚暮。

    “你很有趣,但,我一旦出剑,就不会留手。”苏化龙冷声道。

    “注意,我要出剑了。”楚暮很友好的提醒一句,霎时拔剑,一抹雪亮剑光绽放,直刺苏化龙,苏化龙刚刚反应过来,连忙一剑刺出抵挡,但剑光迅速收敛,楚暮收剑入鞘,让苏化龙一剑落空。

    楚暮转身走向包袱,苏化龙一剑刺向楚暮背后,让人大惊,但楚暮背后好像长了眼睛似的,身形一晃,让苏化龙一剑落空,正要再次出剑时,苏化龙只感到咽喉刺痛,伸手一摸放在眼前一看,一愣,神色发怔,傻了一样。

    其他人,包括青兰剑派另一个外门弟子和杨易李阳等等,全部都直勾勾的盯着苏化龙的咽喉,一个个神色呆滞不敢相信,因为,苏化龙的咽喉上,有一点猩红,那是鲜血……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