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24 再斩剑气境八段
“动手,杀了他!”李贺厉喝一声,拔剑,一剑上挑,剑气蒙蒙纵横,一道淡红色剑气离剑射向楚暮,速度极快,空气似乎被火焰炙烤,温度升高。

    女剑者也拔剑冲出,娇喝一声,施展身法,出现在楚暮的右侧,剑光绞杀,宛如一朵鲜花绽放。

    楚暮眼角一挑,就在李贺拔剑的刹那,发动碎乱步与随风摆柳身法,迅速挪移,淡红色剑气斩切而过。劈过楚暮留下的残影,斩向后面的溪流,嗤嗤声骤然响起,无数白烟水汽袅袅直上,仿佛水滴落在火焰上似的。

    剑气外放!剑气境八段剑者的标志。

    “好强的剑气!”楚暮眼角瞥见溪流被劈中后出现瞬间的断流,袅袅直上的白色水汽,让他感到惊讶。

    与此同时,楚暮决定全力出手,斩杀对方,周身空气流动汹涌,纷纷汇聚而来,楚暮左手食指中指并拢,迅速在剑身上抚过。霎时,一层淡淡透明剑气,依附在剑身上,散发出微弱的光泽。

    娇喝声在耳边炸响,女剑者的剑光在楚暮旁边绽放如同鲜花。

    一眼看穿其中虚实,每一剑轨迹,清晰呈现在眼中,一剑刺出,剑光犹如电弧般迅速跳动飞跃,避开对方的剑,刺向对方的咽喉。

    楚暮的剑,很快很犀利,刺来的方向,更是刁钻,让女剑者脸色大变,却无从闪避,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抹剑光,带着凌厉杀机飞刺而来,下一秒钟,咽喉处传出刺穿的痛楚,血如喷泉。

    女剑者百炼剑掉在地上,双手捂住咽喉,鲜血横流滴落,死死瞪着楚暮的背影,翻了翻眼睛,身子一转,倒在地面上。

    “师妹!”林一强和李贺大惊。

    林一强再次出剑,又是一招无边落叶萧萧杀,无尽落叶带着森寒杀机,在大风吹袭之下,尽数涌向楚暮,这一剑,比刚才更强,杀机更森寒,是林一强全力含恨而出,不留丝毫余地,你死我活!

    楚暮双眼精芒闪烁,仿佛蒙上一层剑光,双耳更是微微一颤,一剑划出,弧形剑光冲杀,清风生清风起清风动,清风拂面而去,一道杀机藏匿其中,转化,清风加剧,一分为八,清风缭乱。

    刹那,楚暮击溃林一强全力发出的杀招,凌厉杀机随剑锋斩杀,楚暮与林一强交错而过,杀向李贺。

    李贺划出一剑,淡红色剑气再次斩杀而来,让楚暮感觉到一丝的灼热和危险,脚步凌乱,身如柳枝摇摆,堪堪避开李贺的剑气劈斩,带起一道剑光,仿佛长虹般,刺向李贺。

    林一强双脚前后一动不动的站着,保持一剑刺出的姿势,双目圆瞪,充满不解与惊惧,他的脖子上,慢慢渗出一道细细的猩红色,流淌而下,那是血液,继而,如同血箭喷射,林一强的身子,缓缓倒地。

    “杀!”李贺厉喝一声,剑身上迸发淡红色剑气,红光闪烁,如同涟漪波动,劈出淡红色十几道剑光,统统杀向楚暮,每一剑,都蕴含凌厉杀机,威力惊人,轻易可斩杀剑气境七六段。

    但楚暮,却不是普通的剑气境六段,他的剑,可以轻易斩杀剑气境七段。

    没有闪避,顺势划出一剑,剑影分化,十几道剑影纷纷斩向对方剑光,剑影剑光碰撞,剑刃交锋,刺耳金铁交鸣声密集,两个充当苦力的青兰剑派外门弟子,神色惶恐不已,连连后退,这种层次的战斗,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

    “杀本派两个内门弟子,我要把你剑气凌迟,以死谢罪!”李贺再次出剑,淡红色剑光密密麻麻,仿佛同时长出十几只手臂,挥动十几把利剑般,剑剑斩向楚暮,心中一口恶气,誓要将楚暮斩杀于剑下。

    “从你们对我生出杀意,就注定你们的结局。”反驳一句,视剑之下,轨迹清晰,楚暮一剑一剑斩杀,与李贺剑光碰撞,击溃李贺斩来的剑,让李贺剑剑无功而返,楚暮的剑要比立刻的剑更快更灵活。

    但,李贺的剑气修为,要胜过楚暮许多,每一剑,都带着淡红色剑气,威力强大,每一剑碰撞,楚暮都必须以卸力之法才能够抗住,这是他剑术宗师境界带来的,而周围的空气,因为李贺的剑温度升高,让楚暮呼吸时,灼热的气涌入体内,一阵难受。

    如果不是外剑气附在剑身上,恐怕多次交锋之下,楚暮的剑也会发热,难以握住。

    李贺发狠,面色狰狞,太阳穴青筋跳动,好像是在和楚暮较劲一样,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猛,剑身上散发出来的温度越来越高,楚暮眼前,尽是一片刺眼的红色。

    神色从容,一剑又一剑,封住李贺的出剑,让李贺每一剑,都无法伤害到楚暮,但剑气修为的巨大差距,还是让楚暮感觉到一丝的压力。

    “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可以做到剑气境七段的剑气附刃,但你的实际剑气修为,只有剑气境六段而已,我就不相信,杀不了你。”剑剑无功而返,让李贺面色愈发狰狞,更加暴怒,同时,对于楚暮的剑术,也更加的忌惮。

    这种能够跨越两个层次战斗的剑者,足以冠上天才二字,这样的剑术天才,若是放在本派之中,是本派之福。但很可惜,这个剑术天才,是在其他的剑派,而且还是与本派有所矛盾的剑派之中,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对方成长起来。

    “耀阳升腾!”李贺大喝一声,淡红色剑气霎时变得耀眼,一剑挑起,淡红色剑气汹涌,仿佛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散发出炽热高温,灼烧万物,让楚暮觉得刺眼,高温扑面而来灼热难耐。

    这一剑,已经达到低阶剑术的巅峰,临近中阶剑术,与清风缭乱相比,在威力上,更胜一筹。

    楚暮直觉一股危险,连忙施展碎乱步,脚步错乱,迅速后退。

    “死吧,耀阳普照!”李贺面色通红,气血汹涌,双目怒瞪,仿佛恶魔择人而噬,双手握剑,狠狠往前劈斩而下,一轮红日滚滚,散发出更加可怕的高温,周围的空气完全扭曲,水蒸气蒸腾,仿佛要融化万物。

    炽热红日离剑发射,冲向楚暮,沿途所过,土地焦黑,周边树叶青草迅速干枯,楚暮只觉得头发都要被烧焦似的,皮肤炽热难耐。

    退退退!

    这一剑,太强,已经超过清风绝杀,楚暮自觉,就算是他的剑术造诣达到宗师之境,也无法以基础剑术破掉这样威力强大的一剑。

    随风摆柳身法与碎乱步,被楚暮发挥到极致,楚暮仿佛真正化为一截柳枝般的乱舞,幻化出重重残影缭绕四周,迅速闪避,往旁边急速挪移,避开这一轮刺眼红日。

    刺眼高温红日,滚滚从旁边冲击而过,楚暮只感觉一股灼热从肩膀边冲射,半边身子几乎燃烧,灼热刺疼。

    红日冲进溪流之中,嗤嗤声不绝于耳,大量白色水汽蒸腾滚滚直冲上空,溪流竟然被直接的蒸发一大段。

    楚暮心中暗暗惊骇,手上动作却丝毫不减,一剑劈斩,剑身上的外剑气,顿时化为一道透明弧光,激射而出,斩杀向李贺,让李贺一惊,连忙闪避。

    楚暮低喝一声,清风生清风起清风动,杀机凛然,隐匿其中,淡青色清风吹袭而去,干枯枝叶随风飘散,吹得李贺黑发飘扬衣诀飘动,面目惊骇,难以闪避。

    正常情况下,清风绝杀威力不如耀阳普照,但楚暮却用上了风的玄妙,而且速度更快,刚刚闪避楚暮外剑气发放的李贺,被楚暮抓住瞬间的空挡,无法避开,只能硬抗,被清风绝杀正面劈中,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出,手臂上胸口上,更裂出一道见骨伤口。

    “这怎么可能!”李贺无法相信,身体的疼痛让他犹如做梦,楚暮速度极快,追上李贺,清风拂面,以无可闪避无可抵挡,斩杀而出,划过李贺的脖子,血如喷泉。

    到死,李贺都无法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个看不起的剑派的外门弟子手中。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