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23 无耻之徒竟然冒充外门弟子
“小子,配合一点,乖乖把你的手伸出来,让我挑断你的手筋。”青兰剑派男剑者狞笑道:“放心,我的剑很快很准,不会让你感到痛苦的。但如果你反抗的话,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出剑吧,让我看看青兰剑派弟子的剑术如何。”楚暮神色淡漠,丝毫不惧,直视对方,眼中有一丝精芒流转,语气,隐隐有一丝的期待。

    “大言不惭!”男剑者一怒,手臂一振,剑光闪烁剑影跳动,唰唰唰几剑刺出,剑剑直指楚暮身体身体要害,速度似乎不快,却显得飘忽,宛如几缕云气蔓延而来,正是飞云剑术前几式。

    落在两个充当苦力的青兰剑派外门弟子眼中,这几剑,深得飞云剑术精髓,让他们感到惊叹,自愧不如,设身处地想象,无从闪避。

    而楚暮,神色依旧淡漠,眼底闪过一丝的了然,未出剑,只是三步挪移,如同凌乱交错,重新站回原处,却避开了男剑者的几剑攻击。

    “他竟然避开了!”青兰剑派的两个剑气境六段外门弟子,惊讶得嘴巴大张,难以相信。而李贺和女剑者,也露出一抹讶异,显然是不大相信,青锋剑派的一个外门弟子,竟然可以轻易的避开青兰剑派内门弟子的攻击,虽然只是入门剑术前几式。

    “难道是巧合?”他们不由的冒出这个念头。

    “你这是在献丑吗?”

    不冷不热的一句让对方恼羞成怒,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被一个所看不起的剑派的外门弟子这么说,简直比被直接甩耳光更加难堪:“既然你想死,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落叶剑术。”

    话音一落,剑出光影动,一剑一剑快而飘忽,轨迹难寻,如同一片片的落叶飘下。

    楚暮眼中精芒一闪,锐利逼人,如同剑锋,视剑之下,对方出剑的轨迹,清晰呈现在楚暮的眼中,下一剑会刺向哪里,楚暮一清二楚。

    碎乱步加随风摆柳身法,进退自如从容不迫,灵活穿梭于落叶之间,避开对方的一剑又一剑。

    剑术宗师境界的楚暮,剑术造诣更加精深,纵然这个男剑者的剑术造诣,丝毫不下于吴强,甚至强上一分,也奈何不了楚暮。

    眼看自己的剑奈何不了楚暮,男剑者一急,施展杀招,霎时,闪动剑光化为一片片的叶子,仿佛从大树上簌簌落下,密密麻麻,遮住了男剑者的身影,变得朦朦胧胧。

    “好!”青兰剑派的两名外门弟子和女剑者眼睛一亮,不禁低喝道,李贺的脸上,也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微微点点头。

    似乎受到鼓励,男剑者脸上闪过一抹自得,剑光一转剑术一变,更见几分凌厉。

    “再接我一招无边落叶萧萧杀!”

    骤然,片片落叶旋转,片片凝练杀机,密密麻麻,仿佛被大风吹袭,一片一片宛如刀刃般带着凌厉,往楚暮袭卷而去,带着无边无尽萧杀,仿佛一刹那,进入深秋,让人寒冷。

    入眼,是无边落叶滚滚袭卷而来,看不到对方的身影,看不到剑光,看不到剑,只有无尽落叶飞扑而来,萧杀之意扑面,寒意袭身。

    “林师兄好剑术!”两名苦力外门弟子齐齐低喝道,眼中闪烁深深的崇拜。

    “没想到,林一强竟然将落叶剑术练到这种境界。”女剑者嘴巴微张,饱满红唇成圆形,双目圆瞪,一副惊讶万分的表情,旋即,转为怜悯:“青锋剑派这个外门弟子,恐怕下场会很惨。”

    “林师弟已经掌握落叶剑术的精髓了。”李贺点点头,笑道,语气带着几分的欣赏,也认为,楚暮完蛋了。在这种无边落叶萧杀之中,双眼失去作用,无法闪避,更别说对抗,哪怕是他,也必须以更强的剑气修为或者更强的剑术,才能够破掉对方这一招。

    楚暮,却闭上双眼,侧脸,双耳,不可觉察的微微一颤。

    “看来他已经放弃反抗了。”女剑者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道,其他几个,也是如此认为。

    “无边落叶萧萧杀这一剑,我已经练到大成,深得精髓,除非剑气修为比我强大或者剑术杀招比我强大,否则,不可能在这一招之下完好无损。”林一强也看到了楚暮闭上双眼,他对自己的这一杀招,充满自信。在他看来,区区一个青锋剑派的外门弟子,也就是修炼一套入门剑术,顶天了,也就是多修炼一套低阶剑术。

    而落叶剑术,在低阶剑术之中,威力可是十分靠前的。

    铿锵,只听得一声仿佛天外神铁的撞击清鸣声响起,悠扬刺耳,剑之光华绽放,仿佛长出千百只手拥有千百把剑齐齐而出,或刺或斩或劈,每一剑,都撕碎一片落叶,剑剑不落空。

    落叶全部消失,双剑交接撞击,铿锵刺耳之声回荡,火星飞溅,楚暮慢慢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交接的双剑,双剑后,则是林一强发白的不可置信的神色,怔怔的看着他。

    “不可能!”女剑者低呼,无法相信。

    “我是在做梦吗?怎么可能用这种方法破掉大成无边落叶萧萧杀,就算是师傅他老人家,也难以做到单凭纯粹的剑术,破掉低阶剑术的杀招啊。”李贺内心所受到的震动,远远超出女剑者,因为,他的天赋和剑术造诣,都远远在女剑者之上,所以,瞬间的交锋,他看的更加清楚。也因为看的更清楚,才更感到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犹如在做梦一样,从未想过,竟然有人,能够将基础剑术,修炼到这种鬼神莫测的境界。

    “死,此人必须死,否则,一旦让他成长起来,对于我们青兰剑派,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李贺双眼微微眯起,眼底有一丝杀意流转,已然对楚暮动了必杀之心。

    至于两个充当苦力的青兰剑派外门弟子,已经石化了。

    “这……这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林一强神色惶恐,结结巴巴连连摇头后退,他无法接受这种结果,辛辛苦苦练到大成的无边落叶萧萧杀,强大的杀招,竟然被一个所看不起的剑派的外门弟子给破掉了,而且,还是闭着眼睛破掉的。

    “不,你绝对不是外门弟子,你是内门弟子,你这个无耻之徒,竟然冒充外门弟子……”打击太大的林一强好像失心疯似的指着楚暮大吼大叫。

    “青兰剑派的弟子,果然不凡,这个内门弟子的剑术造诣,还在之前我所斩杀的青锋剑派的内门弟子之上,若不是我突破到剑术宗师的境界,恐怕必须施展清风拂面和清风缭乱,才能够破掉对方的杀招。”楚暮暗道。

    剑术宗师,带给他全新的剑术天地,对方低阶杀招,尽管纷乱,但对于用上了听剑之法的楚暮,却毫无影响。

    剑术师时,楚暮观剑术大成,视剑入门,剑术大师时,观剑术圆满,视剑小成,听剑入门,而之前,突破到剑术宗师,视剑大成,听剑小成,触剑,仅仅是皮毛,未入门。

    至于意剑,只是传说!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