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13 差点吐血的王风
在食堂美美的享受了一顿美食,又准备好十天分量的干粮肉干等等,带上水壶以及之前有三个缺口的精钢剑作为备用背在身后。楚暮左手握着另外一把精钢剑离开木屋,在一些外门弟子好奇崇拜的目光之中,准备前往杂务堂,登记外出历练的信息。

    只是,才走出几步,便感觉到两股凌厉的气息,好像出鞘的利剑般侵袭而来,外门弟子们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颤,只觉得浑身一冷,皮肤生疼。

    只见两个青色长衫年轻男女大步走了过来,背负长剑,面色冷淡,眉目间蕴含一丝高高在上的傲然。

    “楚暮在哪里?”女弟子下巴一扬,声音冷傲,道,并没有询问任何人,但她的眼神却扫过,落在楚暮的脸上,带着一丝的逼迫。

    “两位找我何事?”楚暮不徐不疾,道,心里很纳闷,最近是怎么了,动不动就有内门弟子来找他。

    “你就是楚暮!”男弟子目露精芒,犹如两道剑光激射而出,落在楚暮的脸上,楚暮却纹丝不动:“有点本事,我们是执法堂弟子,找你是要调查一些事情。现在随我们回执法堂见执法长老。”

    说着,男弟子轻轻挥了一下衣袖,只见衣袖上,绣有银色双剑交叉的图案。

    略微一想,觉得此事可能和王磊有关:“两位,师兄师姐请带路吧。”

    “哼。”女执法弟子冷哼一声,对楚暮的态度很不满。要知道,执法弟子至少都有剑气境八段的修为,并且,地位隐隐在普通内门弟子之上。这个楚暮,只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罢了,看到他们没有巴结也就算了,竟然神色平淡,简直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走吧。”男弟子微微一笑,转身离去,楚暮跟上。

    “这下子真惨了,被执法堂带走,楚暮肯定是要受到惩罚的。”

    “我猜,肯定和王磊的事情有关,毕竟截断手筋,不是小事。”

    “依我猜测啊,肯定又和王风师兄有关,王风当日要杀楚暮被萧千锋师兄阻挡,但对楚暮怀恨在心,就想通过其他的方法来对付楚暮,说不定这一次,就是王风师兄告到执法堂去的。”

    “可是我听说,我们剑派的执法堂非常的公正啊。”

    “公正,也要分对象的吧。”

    ……

    女执法弟子的速度非常快,好像是故意要让楚暮难以跟上出丑似的,而男执法弟子似乎知道她的想法,只是苦笑了一下,却是稍微放慢一点速度,避免楚暮跟不上。

    楚暮一言不发,调息气息,快步往前,他的步伐看似凌乱,频率却很高,速度很快,正是将碎乱步运用到平时的赶路上,并没有落于下风。

    这一点,又让男执法弟子小小的惊讶了一把。

    “楚师弟,等到执法堂之后,执法长老问什么,师弟就答什么,长老自然会有公正的判断。”男执法弟子突然说道。

    “多谢师兄提醒。”楚暮闻言微微一愣,旋即说道,而女执法弟子再次冷哼一声,似乎在表示自己的不满。

    执法堂,已经远离外门弟子区域了,与内门弟子区域并列在青锋大殿的左右两侧。

    执法堂外,是一条碎石路,红色大门敞开着,左右各有一把剑的图案,合上时就是双剑交叉的图案。进入之后是一片几百米平时的院子,铺着四四方方的青石,院子里还有一座殿堂,殿堂大门左右两侧,站着两尊一人高的雕像,各持双剑交叉。大门上的牌匾,更是有鲜红的三个大字,笔走龙蛇,更蕴含一丝锋芒严厉:执法堂。

    楚暮随两个执法弟子走进执法堂之内,整个执法堂布置得有点像是衙门,一个巨大厚重的屏风,屏风上挂着一块牌匾,上写两个气势逼人的血红色大字:公正。

    牌匾之下,则是一张椅子和一张大大的桌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一个看上去六十几岁的老者。面色庄严,鼻阔口方,双眼紧闭,正襟危坐,双手搁在桌子上,穿黑色长衫,身上有一股大气凛然的磅礴,一看,就好像是一座山岳亘古屹立。

    楚暮的目光先是落在老者的身上,只感觉一股令他窒息的气势,厚重如山似乎要碾压而来,令楚暮内心惊骇,暗暗猜测老者的修为。

    “禀长老,外门弟子楚暮带到。”男执法弟子神色严肃,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尊敬崇拜,拱手,沉声说道。

    霎时,老者的双眼缓缓睁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仿佛洞彻一切虚妄,无视距离,落在楚暮的脸上,一股浩然正气如狂风扑面而来。

    若是胆小之人或者心虚之辈,在这样一双正气凛然的眼睛下,必定要退避慌乱甚至手脚发软,但,楚暮不胆小也不心虚,神色不变,未曾后退一步。

    “外门弟子楚暮,你,重伤外门弟子王长王义,截断外门弟子王磊手筋,此事,你可承认!”执法长老开口了,抑扬顿挫中气十足,声音犹如洪钟敲响,大气磅礴,正气逼人,字字钻入楚暮耳中,若是心智不坚之人,必定要惊慌失措。

    “弟子承认。”楚暮拱手行礼,淡然回答。

    “说出你的理由?”执法长老再次说道。

    “我与王家王麟……”楚暮不徐不疾,语气从容,将事情起始简单却不失重点的说明一遍:“执法长老,弟子出手,实属被动,并非弟子主动寻事,请长老明鉴。”

    “可有证人?”执法长老的语气依然正气。

    “杂务堂执事严宽与内门弟子萧千锋师兄,都亲眼所见,众多外门弟子,也都知道是王磊主动寻事。”楚暮不卑不亢。

    “陆雪,召王风,严宽,萧千锋到执法堂。”执法长老吩咐道:“言凌,你到外门弟子区域查访此事。”

    “是,长老。”男女执法弟子当即转身离去,只剩下楚暮面对执法长老,而执法长老,再次闭上双眼,一言不发,整个执法堂之内,气息十分的压抑。

    楚暮一动不动的站着,思路清晰,不受影响。

    “看来,此事应当与王风有关了。”楚暮暗自想到:“不过,这执法长老一身正气,应该对得起公正二字。”

    一段时间后,陆雪返回,同时还有三个人:王风,萧千锋和严宽。王风的目光在楚暮的脸上停顿一下,狠辣怨毒深刻,而萧千锋只是微微点点头,严宽则是对楚暮一笑。

    “见过执法长老。”三人齐齐向执法长老行礼。

    “萧千锋,严宽,你二人可愿意为外门弟子楚暮作证?”执法长老先是问道。

    “弟子愿意。”萧千锋和严宽没有多想,让楚暮有点感动。

    “外门弟子楚暮与王长王义王磊之间的冲突,当日你们,可亲眼所见,若有亲眼所见,详细说出经过。”执法长老道。

    萧千锋话不多,几句阐明,而严宽话较多,但说得生动,好像当日情景再现似的,王风额头上的青筋凸出,不住跳动,不仅怨恨楚暮,更是恨上了萧千锋与严宽。

    这时候,言凌赶回,大步走了进来。

    “禀长老,经过弟子查访,事实与外门弟子楚暮所说一致。”言凌道。

    “既然水落石出,本长老做出判决。”执法长老的目光在王风与楚暮间扫过:“外门弟子王磊,作恶多端,外门弟子王长王义仗势欺人,受伤被废,咎由自取,此后,将他们三人逐出本派。内门弟子王风……”

    王风心头暗恨之际,见执法长老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连忙低头拱手:“弟子在。”

    “你身为王磊兄长,身为内门师兄,管教不严,更没有以身作则,本长老罚你到厉风崖思过三日,你可服。”执法长老道。

    “弟子服。”王风的牙齿都要咬碎了,衣袖遮掩下的手臂青筋凸起。

    “外门弟子楚暮,出手过重,但念你为自保,此次不惩罚你,但你须记住,不得仗势欺人不得持强凌弱,否则本长老知道,轻则厉风崖思过,重则逐出本派,可记住!”执法长老道。

    “弟子谨记。”楚暮道。

    “好了,判决完,你们可退下了。”执法长老下逐客令。

    众人再次拱手行礼之后,纷纷退出执法堂。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