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剑道独神 > 3 一鸣惊人
一道身影健步如飞,离开断崖绝壁后,一路飞奔。

    剑气境四段,整体实力,有了明显的提升,飞奔起来,身轻如燕,有种乘风的感觉。

    杂务堂,位于青锋剑派外门区域中,临近外门弟子居住区,并不大,看起来比较正式,灰白色的外表,占地不小,由一名执事坐镇。

    每一天,剑气境四段以下的外门弟子,都要先到杂务堂报到,接生活任务,完成后又要到杂务堂确认,才算完成一天的生活任务。

    因此,每一天,杂务堂都有许多外门弟子进进出出,显得十分的热闹。

    没多久,楚暮也来到杂务堂外,大步往杂务堂之内走去。

    青锋剑派的外门弟子,有上千个之多,其中六七成都是剑气境四段以下的修为。作为新来不久并且又少与其他人来往,自然没有认识几个人了。

    尽管他不认识别人,但不代表别人就不认识他。

    “咦,那家伙,不就是昨天被王磊师兄给戏弄一番后一拳打晕的倒霉鬼吗?好像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叫楚暮吧,真是倒霉透顶,据说才来我们剑派不到一个月,就得罪了王磊师兄,可怜啊,以后他的日子,就难过了。”

    “话说我记得,几个月前就有个人得罪了王磊师兄,被王磊师兄和他的跟班折磨了几次后,忍受不了,离开了我们青锋剑派,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家伙可以坚持多久?”

    议论声虽然不大,但灵魂融合之后的楚暮,五感都有长足的提升,所以,还是听到了这些议论声。

    “看来王磊在外门弟子中还是很有凶名啊。”内心一阵冷笑:“不过,吓不倒我,我们的账,我会找你好好的算一算。”

    “对了,我刚才好像看到王磊师兄的两个跟班进杂务堂里面了,不知道办什么事,你说,要是这个倒霉鬼被王磊师兄的两个跟班碰上,会有什么下场呢?”

    “一定很惨,走,我们去看看热闹。”

    “原来如此,王磊的狗腿子在这里,很好,就先从你们身上收回一些利息吧。”楚暮眼中闪过一抹锐利,嘴角微微挂起,有一丝冷笑。

    刚要走到杂务堂的台阶时,正有两个人从台阶上走了下来,一看到楚暮,脸上的表情不同。

    “楚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赵铁木大步走了过来,神色变得有些紧张,连忙抓住楚暮的手臂,拉着楚暮就要离开,并且压低声音:“王磊的两个狗腿子就在里面,千万不要进去,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被他们看到了,肯定会动手欺负你的。”

    赵铁木,就是楚暮的室友之一,比楚暮早了几个月进入青锋剑派,人挺实在的。

    “哼,有些人真是命好,睡够了起来,就到处闲逛,一点都不用做任务,哪里像我们,原本自己的任务就已经够多了,竟然还要替别人分担……”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是卫前,楚暮的另外一个室友,对于分担楚暮的生活任务,他不敢拒绝杂务堂执事,但心里却对楚暮非常的不满。

    “谢谢卫兄,谢谢赵兄。”楚暮也没有觉得怎么样,而是拱手,些许感激,客气的说道。

    “哼。”卫前脸色变幻了一下,楚暮的态度让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准备好后续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能冷哼一声,大步离去:“王磊的两个跟班就在里面,不想再被打昏过去,最好马上离开这里,否则,我可不会再替你分担生活任务。”

    “楚暮,卫前这个人的心地还是很好的,只是刀子嘴,不要放在心上。”赵铁木解释道,用力拉扯楚暮:“我们赶紧离开。”

    “你先回去吧。”

    人像落地生根似的,任由赵铁木怎么拉都拉不动,这让赵铁木感到很惊奇,却没有多想。

    “楚暮,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赵铁木死命的拉,一边着急的低喝道。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这时,一道充满戏谑的声音响起,赵铁木的脸色唰的一下子发白,也放开楚暮的衣袖。

    “嘿嘿,我们正打算,去探望你呢,没想到,你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出来了,有好戏看了。”旁边,已经聚集了许多剑气境四段以下的外门弟子,一个个保持围观的态度。

    而要离开的卫前也停下脚步,远远的看着,脸色变来变去。

    赵铁木咬咬牙,往前走出一步:“两位师兄,楚暮现在才刚醒过来,还需要休息。要是再受到什么伤害,万一出事,两位师兄也不好交代。”

    青锋剑派门规之一,外门弟子之间,可以互相切磋,但不得出现死亡或者致残重伤,否则,门派追究时,主动出手一方轻则逐出剑派,重则斩杀。

    “哼,赵铁木,你又要当你的老好人是吧,看来,你也想和我们作对,既然如此,那就连你也一起收拾了。”王磊的狗腿子之一王长威胁道,一脸不屑的冷笑。

    “两位师兄,请高抬贵手。”卫前咬咬牙,大步走了过来,站在赵铁木旁边,对王长和王义拱手说道。

    “你们是室友吧,还真是感情深厚啊,不过,就凭你们两个,剑气境三段的实力,也妄想阻挡我们,真是不知死活。”王义脸色变得阴沉,一脸凶恶。

    “赵兄卫兄,你们的维护,我很感激,不过,这件事与你们无关,我来处理。”平淡的语气,不悲不喜不徐不疾,自然有一种独特的气度。他往前走出两步,越过赵铁木和卫前,与王长王义正面相对:“你们两个是王磊的狗腿子吧,要动手,就尽快,先从你们身上收点利息,剩下的我会找王磊好好算一算。”

    话一出口,立刻震呆了所有人,鸦雀无声,安静得一根针落下都听得清楚,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盯着楚暮,嘴巴大张可以塞进一个拳头,眼珠子凸得快掉下来。

    “不知好歹。”

    “太狂妄了。”

    “他被打傻了。”

    所有人都知道,王长和王义,就是王磊的狗腿子,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外门弟子,敢当面这么说。楚暮,是第一个,而且,他竟然还口出狂言,要从王长王义身上讨得利息,剩下的再找王磊算。

    这是何等狂妄啊!

    “完了,楚暮这家伙,被王磊打傻了。”赵铁木和卫前的脸色死白死白的,心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只感觉希望破灭。

    “哈哈哈哈……”王长王义怒极反笑,第一次,他们是第一次被别人这么说,而且,还是一个在他们眼里什么也不是的外门弟子,他们的脸色铁青一片,额头青筋跳动,双眼凶光暴闪,内心怒火熊熊燃烧,充斥胸膛,胸口上下起伏,拉风箱似的,都快要爆炸了,怒火,已经要吞没他们的理智。

    铿锵两声,王长王义同时拔剑,两道雪亮光芒刺眼,怒火让他们失去理智,这两剑没有半点留情。

    “杀!”王长爆喝一声,一朵云在剑下生成。

    “杀!”王义也爆喝一声,王长凝聚的飞云,在他的剑下,急速往前冲出,杀向楚暮。

    “完了!”赵铁木和卫前一脸绝望。

    这么近的距离,又是这么突然的攻击,王长和王义又都是剑气境四段的修为,而且还是联手施展出飞云剑术第十一式和第十二式,更是愤怒出手毫不留情。哪怕是同样剑气境四段修为的人,也绝对无法避开。更何况,楚暮只不过是剑气境三段,入门不到一个月呢。

    “是飞云剑术第十一式和第十二式。”

    “好厉害,早就听说他们擅长联手,果然如此,两人联手各自施展,速度更快。”

    “这比一个人施展要困难得多啊,必须两个人很有默契才行。”

    “要见血了。”

    “要出人命了。”

    “要出大事了。”

    “要糟!”

    杂务堂执事严宽听到外面的吵闹声,便走出来看看是什么事情,正好看到王长王义愤怒出剑的一幕。他心头一个咯噔,脸色大变,身形一展,急速冲掠而出,要抢在飞云剑术第十三式施展之前,将楚暮救下。

    但纵然他有剑气境七段的修为,却还是因为距离过远慢了一线。严宽的心头一沉,脸色阴霾,似乎看到楚暮浑身是血的倒下,而他,则被此事牵扯在内,无缘无故惹上一身麻烦。不由的,对王长王义两人,生出一抹恨意。

    王长王义两人的脸部几乎扭曲,狰狞无比,目露凶光,他们的理智已经被怒火吞没,完全没有半点后果的顾虑,反而有一种要杀掉楚暮的快感,充斥全身,不可自拔。

    赵铁木和卫前闭上眼睛,而其他围观的外门弟子,却睁大眼睛,生怕错过什么。

    “破绽百出!”楚暮嘴角挂起一抹冷笑,在别人眼里,配合堪称完美的第十一式和第十二式,在他眼里,破绽百出。

    瞬间,众人只听到,一声悠扬,宛如天外神铁摩擦,让人灵魂微微一颤。旋即,是一抹刺眼的雪亮宛如极光从天外飞射而来,亮瞎了他们的狗眼,让他们不由自主的闭上双眼。只感觉眼睛刺疼,好像被针给刺了一样。

    楚暮出剑,唰唰唰连连点出,仿佛指点江山般的,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急速冲向他的飞云竟然一顿,继而,反方向冲出,飞射向王长王义。

    严宽的双眼猛然瞪大,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散!”楚暮低吟一声,精钢剑一震,施展‘云散云灭’。在王长王义两人不可置信和无比惊骇的目光中,飞云冲向他们。继而,化为一道道的锋利云气冲射开去,每一道锋利云气,都像是锋利的剑尖从他们身上切过。

    “不……啊啊……啊……”

    王长王义不断发出惨叫声,只感觉千刀万剐似的剧痛无比,精钢剑掉在地上,当云气完全湮灭之后,他们两个的脸上身上,各自出现十几道伤口,鲜血淋漓喷出,而他们,面色灰白的缓缓往后倒下,四肢不断抽搐。

    严宽脖子伸长完全是一副瞪眼蛤蟆的样子,其他围观的外门弟子们以及赵铁木和卫前,睁开双眼时,看到楚暮完好无损收剑入鞘,动作优雅潇洒,又看到王长王义两人鲜血淋漓的倒在地面抽搐,一时间,脑子完全短路了。

    ;

看过《剑道独神》的书友还喜欢